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乱弹

在新加坡研究冰,不可思议吧? 可今天公司的各路神仙竟然云集我们小小的会议室探讨这个冰的问题。在冷气的提醒下,一个劲的找感觉。碰到一个cananda memorial university的老兄,问我新加坡的哥们姐们毕业后哪里混。俺说1/3当浅海龟,三分之一游向深海准备当深海龟,另外的就是龟缩在新加坡了。老兄听后,大不以为然,觉得为啥回去,新加坡这地界多好啊。俺仔细一想,嗯,敢情过冬的感觉也很是不爽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